脉脉梨花凉 第二百一十六章 软禁

    言欢清醒过来的时候日头正高。伏魔府 www.fumofu.com她转过头,发现自己正躺在一间陌生的屋子里。

    这屋子一眼便可看出是间女子的闺房。她身下是紫檀木架子床,垂了海棠红的绉纱帐幔,上面有繁复华美的纹样。榻边有窗,窗下是锦套套着的菱花铜镜、玳瑁彩贝镶嵌的妆奁和大红漆雕梅花的首饰盒。对面的墙上则挂了一幅寒梅傲雪的刺绣丝帛。再往远处去则是水晶璎珞的珠帘,透过珠帘,可以看到一张青玉案,案上放了宝石镶嵌的珍珠梅摆件,寿山石的盆景,七色琉璃美人灯。

    言欢眨了眨眼,这间屋子整个看下来不仅崭新,而且华丽。

    她脑中已回忆起之前的一切,被红绫下了软筋散,然后祁暮云出现。言欢慢慢坐起来,发现自己已能活动,身上的软筋散似乎已经解了。但明显的,她被下了别的禁制,因为她提不起内力来,眼下,她只是一个活动如常的普通人。

    还未等她想好要怎么做,房门一响,已有人走了进来。言欢抬头看去,是祁暮云。那人手里正端着个托盘,上面是一碗热粥,并几碟点心。

    自昨夜见面开始,言欢发现她已经完全不了解他,记忆里仍是他斯斯文文,温文尔雅,笑容温软如春风的模样,而昨夜的他却是城府深沉,举手投足间带着志在必得的恣意,言欢本能地脊背绷直,向后退了一退。

    祁暮云见到这般情景,目光一缩,面上却仍是笑意温存,“你醒了,饿了吧,这粥刚刚熬好,你尝尝。”

    言欢戒备地看着他,“这里是哪里?”祁暮云慢条斯理地将碗盏一样一样摆在榻边的小几上,“这里是我的一座别院,景致还算不错,正好你也累了,不妨好好在这里歇歇。这屋子是我着人新布置的,可还喜欢?我不知道女孩家都喜欢什么,看到什么好就都命人安排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。”言欢起身下榻,绕过他向房门走去,“你大可不必如此费心,我的事与你无关。”祁暮云也不拦阻,只是笑吟吟地看着她。言欢一把推开房门,抬腿便要迈出,房门两边却伸过两只手一拦。她定睛一看,却是两个五大三粗的男子,显然是看着她的守卫。

    言欢又惊又怒,将门一摔,回身怒斥着祁暮云,“你掳我到这里,还让人看着我,到底要做什么?”祁暮云慢悠悠向她走来,“我做得这么明显难道你还看不出?”他脸上仍是春水般的笑容,目光却满含侵略的意味,步步逼近过来,言欢咬着下唇,站在那里毫不退缩。

    祁暮云已走到她身前,伸手抚上她的脸颊,声音里带着蛊惑,“我就是要关着你,把你在留我身边,让你哪也去不了,让你只有我,只能依靠着我。”言欢一把打开他的手,“你这个疯子!啊------”

    她话音未落,祁暮云已将她一把横抱起来,缓步走回榻边。言欢使劲挣扎,却挣脱不开他双臂如铁一般的桎梏。

    祁暮云将她轻柔地放在榻上,丝毫不在意被她挣扎间扯乱的衣袍,端起粥碗,用羹匙盛了,细心吹凉,送至她的唇边,体贴道“别耍性子,快吃吧。”

    言欢冷哼一声,使劲推开祁暮云的手,不成想他手腕一抖,一碗滚烫的热粥尽数洒在手上,手背登时红了一大片,有的地方业已出了水泡。言欢顿了一顿,心底生出些微的歉意,忍不住道“你------”祁暮云却是笑道“你是关心我么?”言欢神情一冷,扭过脸去。祁暮云宠溺地笑笑,柔声道“我会让人重新做过送来,你自己坐一下,我去换身衣袍。”

    祁暮云方一出门。言欢立刻站起身来,四处打量。眼下她显然是被祁暮云软禁了起来,她得想办法快逃出去。只是她处境颇为不利,身手俱无。而白伊那些人也不知道怎么样了,按照红绫的说法,给白伊、姚铛那些人下的蒙汗药据说会令他们睡上三日,如今只怕他

(快捷键←)上一页 ↓返回最新章节↓ 下一页 (快捷键→)
 
读之阁脉脉梨花凉第二百一十六章 软禁联系邮箱请见首页底部。
地图
0.0006s 0.4551MB