撒娇娘子最好命 第027章:抬棺

    扫墓归来,魏轩心情颇见轻松,亦是踏春之节,两人便闲逛了漫山遍野绚烂嫣花,又折了柳条,一人编了花环各自带在对方的头上。一窝蚁  www.yiwoyi.com

    楚娇娘嫣然喜笑,乐得不甚自在,突道“魏郎,你也教我读诗可好?”

    魏轩见她烂漫,惯宠之意溢于眼中,也有些不言而喻的笑容,怕是先前听过江玉背诗罢。

    “好啊,你想读什么诗?”

    “都行,只要魏郎教的。”

    楚娇娘确如他之所猜,受了小姑姐的影响。但也纯因这方好景,有诗才够助兴。

    “好,那你听好。”

    楚娇娘点头。

    魏轩摇摇首,道“燕子来时新社,梨花落后清明。池上碧苔三四点,叶底黄鹂一两声。日长飞絮轻。”说至一半,魏轩突然搂上她腰枝,捏了她下巴,才又念道“巧笑东邻女伴,采桑径里逢迎。疑怪昨宵春梦好,元是今朝斗草赢。笑从双脸生。”

    楚娇娘忽闪忽闪眨了眼睛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娘子,装傻就不可爱了。”

    楚娇娘呵呵笑得没心没肺。

    两人踏青半日,在晌午之时回了家,途至家门口,只听远处有人嚎啕大哭,原是以清明时节扫墓祭祖,引得悲痛哀嚎,细听之后,却是李家吴氏的声音。

    魏老头望了溪沟对面半晌,一脸散不开的沉重。

    “爹,您这是怎么了?”楚娇娘上去问了话。

    老头子一口气叹下,杵着拐杖往屋里走去,“李老头今早去完坟头回来,人就没了,唉!世事无常啊!”

    楚娇娘怔着没出声,他家老幺夭折还不足一月,这就又去了一人?起先瞧着那家子多和谐好的一家,这就萧落了,当真世事无常。

    刘氏一哼“李老头可是见得到的,病了那么久,现在才走,也算是老天见着可怜,多留了他一些时日,没什么好叹的,走了才是解脱呢!”

    刘氏的话有道理,可出来的语调让人觉得过于轻佻,不好苟同。

    这边正要说着,江玉不知从哪里跳跑而来,手里耍着柳枝编的花环在魏轩面前晃了晃,“轩哥哥,你看我编得花环好看吗?”说着,带在头上,转了好大一个圈。

    刘氏看着,脸黑了。

    楚娇娘轻咳一声,低头看了自己手上拿回来的花环,亦猜到什么这小姑姐准是跟在他们屁股后头瞧了好一会呢。

    魏轩不失兄长的礼貌,温温一笑,“好看。把这三个摆在一起,更好看。”

    说着,拿过楚娇娘手里的花环,连同自己手里的,全给了江玉。

    江玉假意听不出话里的意思,一脸欣荣,像个得了嘉赏的丫头接下了花环,“谢谢轩哥哥!我这就拿回房里摆着。”

    魏老头除开叹气,就是摆头,无话好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李家那头当天请人去报了丧,大丫二丫一回来,就哭哑了嗓子,已没心思再去骂吴氏如何如何。对那两丫头说,已是家破人亡。

    守灵三日后,便要发丧了。李家已无男丁,送孝的是大丫和二丫的丈夫。连襟俩,村里上下忙碌打点着,还家家户户敲门请人去抬棺,却唯独没请魏家。

    刘氏倒没什么,魏老头急了,坐在堂屋侧位上,一个劲的跺了拐杖。

    “李家这是啥意思?咒我魏家没人呢?咱两家这般近,唯独跳过我魏家,成心叫我魏家没得好吗!”

    刘氏现在勉强能坐起来,靠在旁边的一把交椅上,绕是不稀罕轻佻道“人家没请你,你现在还凑着脸过去?”

    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呢?这习俗能免?忌讳是能碰的?我儿子好好的,也成了亲,日子过得红火,能叫他这般咒!”

    “那你

八十年代超生媳 

(快捷键←)上一页 ↓返回最新章节↓ 下一页 (快捷键→)
 
读之阁撒娇娘子最好命第027章:抬棺联系邮箱请见首页底部。
地图
0.0029s 0.4575MB