蚍蜉传 29建瓴(一)

    辰州境内,沅水之南壶头山北部,数十骑风驰电掣,铁蹄激起飞砂无数。乐笔趣 m.lebiqu.com

    雨水扑扑簌簌,沿着兜鍪上的凹槽成股流入张敢先甲胄缝隙,他丝毫不顾,透过呼啸的风雨声,依稀能辨别前方情形,扭头招呼部下,扬声大呼:“别让这贼子跑了!”转头向前,他极力睁大双目,被风雨搅浑的视线直指前方。

    阵阵雨瀑中,尚有个身影狂驰在十余步外。

    “混帐!“眼见双方距离有越拉越远的趋势,张敢先嘟囔着暗骂一句,前方不远就是密林,再拖下去,等自己那追逐着的目标遁进去,就万难搜寻了。颠簸的马背上,他果断将拔出多时的马刀插回刀鞘,顺手抄起悬在鞍鞯旁的骑弓。

    无比灰暗的天空下,轰的一声,一道闪电劈开黑云,电光照亮了前路,也照亮了远处的骑士。他的坐骑是一匹黑马,通体漆黑,若非蹄端都长有白毛,几乎要与暗淡的景色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或许是受到突如其来电闪雷鸣的惊吓,黑马长鸣一声,刹了步子,开始焦躁地踏步。黑马上的骑士使劲拉扯着缰绳,力图安抚自己的坐骑,但看得出,他自己的紧张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    夜色深得很快,雨势也骤然转大,豆大的雨滴从黑马骑士的笠帽蓑衣上坠如连珠,他调转过马头,正对慢慢接近的数十名追击者。如此气氛之下,他已浑然不知,自己脸上密布着的无数水珠是雨水还是汗水。

    “好机会!”张敢先咬紧牙关,心无旁骛,行云流水地张弓搭箭,

    天空中突然炸起巨大的响雷,紧随而至的闪电将四野在一瞬间照亮如同白昼,伴随着山崩地裂般的震响,似乎天地都为之色变。

    等数十骑赶到前边,只剩那匹黑马低头在淅淅大雨中不安踱步,那骑士颈上插着支羽箭,已然横卧泥泞。

    “呼——”张敢先松口气,将弓放回去,跳下马背。

    这时已经有兵士检查过尸体,禀报道:“中军,错不了,这就是贼首黄尔志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张敢先满意地点点头,“把首级割了带回去。黄尔志一死,这股洞苗土寇元气大伤,不足为虑。”说着目光扫到那匹躁动的黑马。

    “呦呵,是匹踏雪乌骓马,保不准是这贼寇从岷王府劫出来的。”一个兵士牵住缰绳,啧啧称奇,“有神驹相助,怪不得咱们拼死鞭策,还是险些叫他跑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匹马带回去,好生照料。“张敢先看着马,忽而心里有个想法,嘱咐一句,继而传令,”留两人枭首埋尸,其余的,立刻随我回常德府!“

    “是!“众兵士齐声答应,各自催动马蹄,滚雷再起,电雨交杂,狂风似啸,渐渐将这数十骑淹没在无尽的黑暗之中。

    常德府毗邻,岳州府岳阳楼。

    早年文人骚客途径岳阳楼时遗下墨宝诗句无数,但南宋嘉定年间楼毁于火,现在的岳阳楼实则乃本朝兴建,名头虽大,但昔时历朝累积的文化底蕴自是荡然无存。不过好在当下聚在这楼中顶阁的三人并没有谁在意这一点,对他们来说,只要风景够好,菜样够鲜,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这三人,一人王来兴,一人左梦庚,一人白旺。

    酒席其时已经过半,王来兴与左梦庚的脸色都微微淡红,唯有白旺泰然如常。

    “说话这当口,想必我军已经斩得贼渠黄尔志首级了。黄尔志一死,大江以南诸州府,可称无虞。”王来兴用筷子轻轻敲着桌面,面有得意之色。

    左梦庚斜嘴笑笑道:“那敢情好,我这边也是好消息,张献忠碰了一鼻子灰,也逃之夭夭咯。我听说朝廷立赏格,擒李自成万金,爵通侯,世袭。张献忠五千金。倒没听说杀个黄尔志有啥奖赏。”言语之中,有意与王来兴比较。

    时为六月中旬,前月及本月初

明匪 

(快捷键←)上一页 ↓返回最新章节↓ 下一页 (快捷键→)
 
读之阁蚍蜉传29建瓴(一)联系邮箱请见首页底部。
地图
0.0007s 0.4574MB