贮金闺 第二百六十四章:戴高帽

    测试广告1    升平元年。伏魔府 www.fumofu.com

    建康大悲。

    雪花从去年隆冬飘到了今年初夏。

    空气中都还是令人瑟瑟发抖的寒意。

    多少人都已经死去。

    皇亲国戚,名士重臣,都在雪花飘飘里埋于历史的尘埃中。

    而那些平民百姓,抑或是奴隶仆从,挨不过寒冬冻死之骨也早就在无边旷野的雪埋里了。

    裹着一身雪裘的谢家大娘子谢令姜走到了祖母的正院里头,在火炉边由侍女们服侍着脱下身上的大裘,抖索掉寒气。

    祖母大家的身子骨也一日不如一日了,虽则如今陈郡谢氏的威名是高上又高。但是烈火烹油的事情向来都是极为危险的。

    大将军桓温本来等的就是康帝薨的喜讯,可是没能想到的是,还没等他拥兵自重自称摄政王的时候,继位的穆帝在阮遥集的陪同下,连带着陈郡谢氏的谢安和会稽王司马昱造访了府邸。

    如果不努力的话,升平二十年,岁在丙子,早冬之初,会稽城外,就会出现十万雄兵。

    孙恩率兵破城门,灭王氏一族。琅琊王氏王右军之次媳,陈郡谢氏嫡长女谢令姜为保会稽妇孺,被孙恩所杀。

    同年,穆帝义子阮遥集终结会稽之乱。

    同年穆帝薨,孝武帝即位,改年号为太元。追封已故琅琊王氏王右军之次媳,陈郡谢氏嫡长女谢令姜为镇国夫人,后终身未娶。

    阮遥集心里默念着历史,心里头忍不住心疼不已。

    小娘子谢令姜究竟为了改变历史付出了多少啊。

    可偏偏自己什么也不知道,只有零碎的梦境在年年岁岁里堆积着,然后盘旋着,然后愈发的炙热起来。

    最后才到了脑海中。

    谢令姜死之前,阮遥集才出现在那,他抱起她瘦削的身体,忍不住痛哭着喊:“谢令姜,你怎么敢死?”“长安,对不起,我来晚了。”这人紧紧的搂着她,哽咽无比的叫着她闺中的小字,竟是个旧识,可是这是谁呢?她好想睁开眼瞅瞅,可是又不能够了。

    谢令姜努力摆脱清高才女的身份,友爱姊妹,教导兄弟,希望他们谢氏多出宰辅,长盛不衰,可是好像不可抑制了。

    不过,她重来的这一生,好像可以活的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她骑马,练剑,上学堂,男装,怼天怼地,横行霸道。

    祖父母宠爱,父母疼爱,三叔关爱,兄弟们可爱,姊妹们敬爱,好像可以风风光光的。

    对于谢令姜而言,重来的这一世,好像是上天恩赐的一般,她非常珍视,并且重新做人!

    可是对于阮遥集而言,上一辈子如同幻梦一样,他始终觉得自己只能够卑微的蜷缩在一旁。谢令姜永远是不可及的,那个美好的梦。她是谢氏的嫡长女,是姑母的掌上明珠,为人清高孤冷,像是遥不可及的青丘之上的皑皑白雪。能够和她成婚的,只有像王氏那样的大家族出身的子弟,其实只是迟了一点呀,他原本想上战场取得功名,回来就求娶她,可终究是来不及了,只能亲眼目睹她上花轿。

    她出嫁后的十六年,他也就那样孤独地活了十六年,而且救了长的同她有点相似的宋祎在身旁当侍女,可他还是那样的肖想她,从十四岁到三十九岁,他爱慕了她二十五年。只能看见她在自己的怀里头,渐渐没了呼吸。

    他终于凭借自己的努力,从战无不胜的常胜将军,到最后终结乱世,登基为帝,可是他得到这盛世江山的一角,却永远得不到她。

    在某一个暮春之初,他在大梦里,居然回了少年时候,他的父亲死于战事,他们阮氏原本是归隐,可终究死于五胡作乱之中,国

相关:极妖 明美 女神的贴身圣斗士 重生香港做大亨 修真之随身带着超级光脑 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↓返回最新章节↓ 下一页 (快捷键→)
 
版权声明: 读之阁贮金闺第二百六十四章:戴高帽所有小说、电子书均由会员发表或从网络转载,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,请立即和我们联系,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,联系邮箱请见首页底部。
最新小说地图

0.0017s 0.7427MB